欧洲杯在哪买球|中央银行海外拍摄稳定汇率出口企业不应以单方面上升贬值为赌注

中央银行当天在香港成功发行了人民币中央银行票据二期,其中3个月和1年中央银行票据分别为100亿元,中标利率为3.00%和3.10%。此次发行的总出价超过1000亿元,申购对象为商业银行、基金、投资银行、中央银行、国际金融组织等多种离岸市场投资者。

新闻看起来平淡无奇,但与中央银行在香港发行中央票的特殊时刻结合起来,政策意图是多方面的。因为如果在港口发行中央电视台,就可以收回离岸人民币流动性,提高离岸市场利率,提高人民币升值成本,达到稳定汇率的目的。结合最近几天人民币贬值预计的快速上升市场变化,可以看出,中央银行此时推出了中央票,汇率稳定意图明显。

实际上,除了本周中沿岸人民币汇率受到沉重打击,降至每周基准600处以下外,昨天和今天人民币汇率都出现召回趋势,有人分析说,这些背后缺少中央银行稳定的汇率面貌。截至5月15日133336915日,银行人民币汇率被评为6.8761,贬值幅度只有93个基点。域外人民币汇率为6.9053,比昨天略微上升了9点。

有不少分析认为,在中美贸易摩擦不再传出负面消息之前,人民币汇率暂时下降到7的可能性不大。更重要的是,目前人民币汇率走势呈现事件驱动、多彬纠缠的特点,坚持财政中立理念,通过对冲工具管理汇率风险,否则容易“面对”。

更加公开透明地传达汇率稳定政策意图

此次发行的200亿韩元的离岸中央票是去年11月和今年2月以后,第三次通过香港hkma债务工具中央结算系统(CMU)债券投标平台发行人民币中央银行票据。

鉴于离岸中央票发行丰富香港的高信用等级人民币金融产品,完善人民币离岸市场债券收益率曲线,促进人民币国际使用等中长期作用,现在发行中央票具有更现实的意义,这是回收市场流动性的工具,可以达到稳定的汇率目的。

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首席经济学家朱浩表示,其目的是“一石二鸟”,近期稳定人民币汇率,中长期完成海外人民币市场利率曲线。

“在短期内,中央票的发行对域外市场的流动性产生了一定的紧缩效应,在一定程度上给市场带来了“提高利率”的效果。朱浩说:“如果人民币在离岸市场上更加明显,发行中央票,就可以提高离岸人民币市场的利率,提高人民币的成本,抑制人民币空白。”

就人民币离岸人民币汇率而言,即使中央银行不在香港寄中央票,也可以轻松调节离岸人民币流动性,“爆发人民币空白”。实际上,有人分析说,中央银行通过在香港发行中央表,将稳定的汇率更开放、更透明地传递给市场的政策意图。

“CNH一般比CNY更能反映市场对人民币汇率的预期,但中央银行对离岸市场的控制力也很强。过去,香港分公司通常通过观察中国资本在海外市场盛行的情况(如长期外汇回购、外汇回购等),推测其背后的货币当局的政策意图。”一位香港外汇交易员对证券家中国记者说。但是如果中央银行在香港发行中央票,就相当于直接面对域外市场,公开传达自己的政策立场。实际上有利于提高政策透明度,加强与市场的沟通,稳定市场预期。

周浩也表示,利用中央表调整市场流动性,市场可以通过发行中央表、到期、恢复规模判断中央银行的政策意图,提高政策透明度,中央银行可以通过更系统的方式向域外人民币市场传达自己的货币政策立场。

“看不见的手”比起具体的汇率点,更关注结算和销售

上周中美贸易纠纷重新生效后,市场急转直下,几乎没有大幅波动的人民币汇率有望再次上演“过山车”行情。人民币汇率本周开盘后继续实行暴跌方式。5月13日,沿海和离岸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均大幅下降,一日跌幅超过600家,离岸汇率当天下跌了近1%。

不可否认,此次人民币暴跌的触发因素是中美贸易争端,但汇率连日大幅贬值的起爆剂实际发生的是海外机构的公荐。

资深外汇专家韩公司对证券公司中国记者说,最近汇率暴跌的动因不是市场供求关系(即由企业、居民主导的客盘),而是投机主导(主要由金融机构交易主导)。在离岸市场,美元暴涨,在银行市场紧随其后,这通常意味着机构投机很可能是贬值的主要因素。

“海外美元暴涨的直接结果是国内外汇款规模扩大。有数百个基准点的空间会使跨境套利者非常兴奋,套利的结果和银行美元也只能迅速飙升。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了。一般国内外汇差额在100个基点以上的话,就有跨境套利空间。”一会说。

但是本周二以后,对汇率的召回开始了,中央银行汇率稳定“敲”空的样子。本周2元意味着美元中间价为6.8365,降价幅度为411点,华尔街收盘价明显低于6.8721。这表明中间价在定价机制中起着反周期因素的作用。另一方面,周二离岸人民币对美元飙升150点,一度恢复了6.90点。

本周3中央银行在香港发行中央票的特别市选择进一步显示了汇率稳定政策的意图。

那么,此时中央银行推出稳定的汇率,是否意味着人民币保证“7”?有分析认为,无论中央银行何时推出稳定的汇率,汇率的具体时间点,关键都是观察市场的结算及销售情况。

“汇率点并不是最重要的。货币当局首先考虑的是资金流的压力。如果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管理,结汇及销售赤字不大,推翻7完全不重要。”一家公司表示,市场上再出现结算和销售的严重不平衡,无形的手才会移动。即使人民币对美元的走向7附近,如果每回市场平静,7破碎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如果汇率达到6.95,出现外汇赚热潮,7强绝对不要抱有过分的希望。

企业不能赌博单方面晋升的贬值,要坚持财政中立

近年来,人民币汇率出现了“急剧上升和下降”的特点,事件驱动的汇率变动变得正常。有趣的一个现象是,很多企业和居民很少考虑汇率上升时勾结,在汇率下降时考虑是否兑换,因此很容易陷入单向、线性的思考。

前国家外汇局国际收支局长关涛说:“这次人民币汇率的迅速调整显然是由于对外经济贸易协议情况的急剧变化引起的市场对冲情绪的增加。”今后对中国外汇市场的短期影响将是多么空洞,事件驱动,很快就会出现好消息,汇率可能很强。有一段时间出现坏消息后,汇率出现了疲软。那么,如果中国对当前对外经济贸易形势作出了任何曲折的应对,很有可能再次面对。

因此,对企业和居民来说,未来汇率的双向变动继续扩大,不要在汇率单方面的升值或贬值上打赌。关涛对市场的微观主体提出,一方面要坚持财务中立的概念,妥善管理货币暴露的风险。相反,应基于经济基础因素,而不是短期市场波动,实现资产负债的货币慈悲。

也有人说,贬值可能对冲关税增加额。从出口企业的微观个体来看,贬值可以抵消部分关税增市的影响。但是从宏观经济整体来看,汇率不能成为单独为特定经济领域服务的工具。

“作为宏观调控当局,要考虑的范围要大得多。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我增加税金,就没有贬值,如果增加更多,就没有更大的贬值的可能性。国民对人民币的信心才是最重要的。”一家公司说。

因此,有不少分析认为,从稳定人民币汇率预期的角度来看,人民币不太可能大幅贬值。徐中国于2019年底将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预测调整为7。中国首席经济学家王涛(Wang Tao)说:“这主要是考虑到经常收支恶化、汇率下降市场压力等因素,政府可能允许人民币小幅贬值。”如果美国对整个中国出口征收25%的关税,人民币贬值的压力将会很大。

但是尽管如此,中央银行预计将竭尽全力避免汇率急剧下降,在这种情况下,2019年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将温和降级到7.2。如果附加税继续生效,2020年人民币汇率将进一步贬值,王涛说。

吕英正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也对证券公司中国记者说:“正如中央银行总裁李康之前所说,我们决不会以汇率为竞争目的,或利用汇率增加中国的出口,也不会考虑贸易摩擦工具,决不会这样做。”汇率如何波动本身由市场供求关系决定,汇率要灵活。

欧洲杯在哪买球|中央银行海外拍摄稳定汇率出口企业不应以单方面上升贬值为赌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